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扬州交通地图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寂静的海是倒过来的天(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宋亚西还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一个人。

怎么描述她跟徐耀阳之间的关系呢?冤家,克星,死对头。总之他们的性格相冲,这是事实。

两个人只要一见面就会立马投入戒备和准备战斗的状态,仇人相见飞外眼红,偏偏谁也不让着谁。

偏偏两人的住处只隔了一条大街,梁子是在很小的时候结下的。宋西亚刚买了一块薰衣草味的橡皮,就被徐耀阳粘在墙上,用来当小李飞刀的靶子。

要是一个帅哥这样干就算了,偏偏徐耀阳还长得那么丑。

十岁的徐耀阳黑得像一条泥鳅,牙檐上的两颗门牙占据了四颗的位置。剃着一个板寸头,只为了能多出一天不用洗头。穿着上就更不用说了,下面经常穿着军绿色的大裤衩,上身经常光着,活脱脱像是刚从非洲逃难回来似的。

为了报复徐耀阳,宋亚西还偷偷地跟班里的女生散播着讯息:“徐耀阳那个人不爱干净,他可以做到三天不洗澡!”

徐耀阳经过女生的时候,都会来一个捂着鼻子皱着眉的动作,好像他得了传染病似的。

看着徐耀阳整日抑郁不得志的样子,宋亚西别提心里有多爽了。

也许是从她得意的眼神里看出了端倪,徐耀阳立即揪着宋亚西的后领子把她揪到了教室外面。

“宋亚西!”

宋亚西虽然缩着脖子,但还是毫不惧怕地吼着:“怎么?”

两人充满怒气地大眼瞪着小眼,不经意间宋亚西就瞥到了一个身影,对于喜欢的那个人,他的身上总是充满了光辉的。

那个人就是吕永晟。

看到宋亚西的眉眼瞬间软了下来,徐耀阳贱兮兮地看了眼缓缓走来的吕永晟,瞬间明白了点什么。

“喂,永晟,有人找你!”徐耀阳只招了招手,那个人就朝着宋亚西他俩走了过来。

徐耀阳满意地看着宋亚西的脸变成沸水中虾子的颜色,不顾那瞪着自己的刀子似的眼神,冲着吕永晟指了指宋亚西,然后溜之大吉。

宋亚西不敢看一脸少年气的英俊脸庞,只得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

她预想过很多次和心爱的男生正面交锋的场景,却都没像今天这样手足无措。

都怨徐耀阳那个混蛋,而那个混蛋现在正在隔着玻璃窗冲着宋亚西扮鬼脸。

宋亚西似乎从有记忆开始就已经住在那个拥挤得水泄不通的还经常发散着恶臭的住宅楼了。

父母早些年来到大城市打拼,干的是最底层的服务工作,租了十几年见不得天日的房子。住在那一片的大多都是农民工,大家都深知生活不易,遇到能帮的情况大多会伸出援助之手。

宋亚西的爸爸和吕永晟的爸爸是同一家服装商城的搬运工,再加上宋亚西和徐耀阳从幼儿园就一直在一个学校里,久而久之两家的大人成了深交。

唯独宋亚西和徐耀阳两个人属于火星撞地球的存在。

在街区里,两个人在大人面前会皮笑肉不笑地握手言和,一旦脱离了那片街区,两个人就开始互相看不上眼。

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虽然宋亚西可以在学校对徐耀阳做到视而不见,但放学的时候自己却不得不跟徐耀阳那个丑男一起走。

渐渐地,把那个人的脾性算是了解了个遍。徐耀阳喜欢喝冰可乐,喜欢去电竞城。他总是一副不修边幅邋邋遢遢的样子,成绩永远是班级倒数第几名,他的座位是一成不变的最后一排,书桌上的书永远摞成一座山,每次轮到宋亚西打扫教室,她总会看到趴在桌子上流着哈喇子的他。

宋亚西举起扫把猝不及防地照着徐耀阳的背上拍了下。

徐耀阳本就怒气冲冲的脸,在看到交叉着腰的宋亚西后变得更加凶狠了,“宋亚西!你吃饱了撑的?”

宋亚西好脾气地指了指犄角旮旯,那里简直是个垃圾场,堆着各种饮料罐和火腿肠皮儿,还有黑乎乎的纸团。“我要打扫卫生!”

徐耀阳只好站起身让位,不耐烦地嘟囔着,“哎呀,赶紧扫赶紧扫,别耽误我睡觉!”他大概没有看到宋亚西脸上那深深的鄙视。

宋亚西一如既往地调侃他:“徐耀阳,就快要毕业了,就你那分数恐怕没有哪所中学敢要你吧?”

“切,你个丫头片子,本大爷要你管?”

见徐耀阳还是那副死样子,宋亚西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没好气地瞅了得意洋洋的徐耀阳一眼,故意把扫把朝他的桌子使劲拍了一下,然后继续扫着地。

偏偏徐耀阳还要激她,用变了调的腻死人的语调,冲着前面那个正襟危坐的背影喊着:“永晟!帮哥们儿去小卖部买瓶水呗!”

注意到来自宋亚西刀子似的凌厉的眼神,徐耀阳继续冲着吕永晟讪笑着:“哎哟,突然胃疼了,拜托你了啊,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好,等着我!”原本认真预习着功课的吕永晟在听到徐耀阳的请求之后光速一般溜出了教室,宋亚西在气愤之余,有点瞠目结舌。

真不知道徐耀阳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能交到吕永晟这样的好哥们。

“徐耀阳!”宋亚西看着那个空落落的座位,冲着徐耀阳大吼起来,“你怎么就那么贱呢?”

“呐,宋亚西你听好了,以后呢你要是惹我不高兴了,我就欺负吕永晟,你看怎么样?”徐耀阳翘着二郎腿笑嘻嘻地看着快要气炸了的宋亚西说道。

宋亚西浑身快要喷出火来,“你敢?!”

“哟哟哟,心疼了?”

看着宋亚西一言不发,徐耀阳又不合时宜地补上了一句:“真是个傻缺!”

一场你追我赶的大战即将开始了。

徐耀阳和吕永晟其实是表兄弟,两家的父母商量着来到这座距家千里的城市打工,供着孩子上学。

但同样是一家子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

在没有见到吕永晟之前,宋亚西就时常想,徐耀阳一定是捡来的。结果在见到吕永晟之后,他不同于徐耀阳的板寸,留着干净的寸发,那双眼睛更是熠熠生辉。他永远穿着一身干净得体的校服,身板纤瘦,让人有一种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他的冲动。最最主要的是,吕永晟的皮肤比女孩子的还要白皙光滑,宋亚西第一次见他时,吕永晟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与坐在他旁边的徐耀阳的聒噪大相径庭。

他就像是一幅静美的画。

可惜这样美好的画面硬生生地被徐耀阳那个贱人给破坏了。

徐耀阳每天都要跑到吕永晟的座位边上滔滔不绝地讲着他的破游戏,白白地影响了吕学霸的学习时间。宋亚西每当看到徐耀阳那张傻到炸的嘴脸时,总会有一种要踹死他的冲动。

徐耀阳喝着吕永晟递过去的水,故意把声音发到最大声,他还故意走到宋亚西的座位边享受般地眯着眼说:“真甜啊!”

宋亚西不动声色地把徐耀阳的右脚一踩到底,看着徐耀阳因为忍着疼的脸上爆出来的青筋,她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小学毕业大合唱,宋亚西站在第三排,很巧的是,她身后站着吕永晟;不巧的是,吕永晟旁边站的是大嘴巴徐耀阳。

老师让大家记住前后左右的人都是谁,第四排的男生挨个拍了拍前面女生的背脊,调皮地说:“喂,记住了,我在你身后哦!”

宋亚西不断摩挲着手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手心已经潮湿一片了。

她记得吕永晟的声线,让她听着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宋亚西!”来了来了,果然是那个在脑海中回旋了好久的声音。接着后背被人粗鲁地拍了一下,一点都不像吕永晟说话的风格。

宋亚西回头一看,原来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徐耀阳,那个贱人在冲她贱兮兮地笑着,而他旁边的吕永晟也用着一副了然于胸的姿态嘲笑着她。

宋亚西的脸蓦地红了,徐耀阳竟然联合着吕永晟来捉弄她。

徐耀阳毫无顾忌地哈哈笑着,还一手指着宋亚西笑道:“哈哈哈,宋亚西,你没想到吧……哈哈……”

这时,整个班的人都看向了不知怎么就出了糗的宋亚西。

宋亚西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红了眼眶。隔了一会儿后,肩膀被人小心翼翼地戳了几下,宋亚西没有回头,但她知道那是吕永晟。

随后耳边响起了吕永晟的声音:“对不起,宋亚西,我在你身后。”

“哦哟哟~”徐耀阳的口中又发出了奇怪的语调,宋亚西的心中五味杂陈,但总体来说,她是开心的。

她还能回味出,吕永晟靠近她耳边的时候衣领上散发出来的薄荷味清香,或许这就是她喜欢他的原因。

哪像那个浑身散发着汗腥味的痞子。

转眼间就到了初三。

徐耀阳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奇迹般地考到了宋亚西和吕永晟的中学,但他的成绩依旧不见起色。

吕永晟和徐耀阳分到了同一个班,宋亚西在隔壁班。

每次宋亚西来找吕永晟借笔记,总会看到那个流着哈喇子的徐耀阳,要么就是永远地抱着一盒小吃往嘴里塞着。

宋亚西总会没救了似的摇摇头,像他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不就应该通过努力学习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吗?那些出身平庸却整日安慰自己碌碌无为的人,她是打心底里唾弃和鄙夷的。

胡吃海塞着的徐耀阳,只要一看到站在窗口忸怩着看着吕永晟的宋亚西,总会眉开眼笑起来,然后痞声痞气地冲着她喊道:“哟,宋亚西,你怎么又来了?你干脆转到我们班得了,或者你去跟主任说说,让永晟转到你们班去也行啊!”

见宋亚西被说得脸青一片红一片,他又得意洋洋地调侃着,“整天这么跑,你不嫌烦我们班的同学都嫌烦了!”

“徐耀阳你这个猪头!”宋亚西操起自己的作业本往徐耀阳的身上狠狠地扔了过去。

“你讨厌我啊?那你以后别来我们班了,别来借我们永晟的笔记了!”

“……”一句话把宋亚西噎得无语,她只得满脸通红地跑了。

徐耀阳笑着,接着全部的人也跟着不言而喻地笑了。

真是奇怪,徐耀阳这个烂人无论走到哪里人缘都出奇的好。

他从初一开始每逢星期天就跑到爸爸工作的服装城里,帮他爸一家店一家店地送着货。在众人眼中,他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可他没心没肺使蛮力的样子,真的让很多人喜欢。

于是服装城仿佛变成了徐耀阳的天下,每次只要他一去就有一种呼风唤雨的势头。他成了孩子王,经常带着一帮小学生们打游戏。比他大很多年纪的保安跟他称兄道弟,比他小的对他俯首称臣。

由于徐耀阳的受欢迎程度,宋爸爸每次回家滔滔不绝的口中谈论的对象也变成了徐耀阳。

类似于什么“耀阳那小子真懂事,今天帮我送了货呢”“耀阳那小子可真是机灵啊”“耀阳今天还给了我一瓶水呢”,宋亚西听得耳朵快要生茧了。

哼,明明是个调皮捣蛋鬼!

自从那次起哄之后,宋亚西就很少去徐耀阳他们班了。

下晚自习后,宋亚西自己一个人风驰电掣地走着,徐耀阳在自己身后叫了几遍,她也坚决不回头。

已经是初三下学期了,距离中考只剩了不到五十天。

很快肩膀就被使劲地拍了一下,转眼间嘬着冰棍儿的徐耀阳就跑到了宋亚西的面前。

“徐耀阳!”宋亚西没好气地瞪着他,“好狗不挡道!”

“你嘴咋这么毒,怪不得永晟装了几年无辜都没答应你啊!”一招致命,徐耀阳得意地看到了宋亚西铁青的脸。

“要你管!”

宋亚西狠狠地踹了他一脚,然后就飞奔着想要甩掉这个贱人!

“喂喂喂,别生气嘛!”徐耀阳紧跟了上去,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来。

盒子很小巧,是咖啡色的,被一根丝带系了个蝴蝶结。

宋亚西狐疑地接了过去,然后问:“这是什么?”

徐耀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害羞地挠了挠头。这举动可把宋亚西给吓呆了,她长这么大,一致认为徐耀阳是个十恶不赦的流氓,他这么拘谨的样子她还是破天荒第一次见。

“你打开看看。”

宋亚西打开了,趁着马路上暖黄色的霓虹灯的光线,她看清楚了,是一只做工精美的手表。

面对宋亚西脸上的疑问,徐耀阳用前所未有的语气说:“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怎么样?”

宋亚西挑了挑眉毛,“你哪来的钱?”她的第一反应丝毫没有徐耀阳想象中的那么感动,语气中带着刻薄和质问。

宋亚西不知道的是,她的这句话像是一把刀,不经意地就把徐耀阳的心给刺伤了。

徐耀阳好不容易正经一次,却被宋亚西的冷静给打败了。他怔了一下,然后恢复了痞痞的神色:“我打工赚的啊!”

但宋亚西严肃的表情依旧没有变,这让徐耀阳的心凉了半截。

随后宋亚西说出了一段后悔终身的话。

“你打工赚的,徐耀阳,你记着,父母辛辛苦苦打工供我们上学,就是希望我们以后可以不要像他们那么苦,可你呢?在学校睡大觉,周末不写作业反而去打工?”

听着宋亚西的话,徐耀阳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彩,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盯着宋亚西看着。

“那你干脆辍学去打工好了,既然看不见未来,你还赖在学校干什么?”

等到宋亚西慷慨激昂地说完这番话,徐耀阳的脸色已经变得可怕了。

宋亚西从来没见过神情这么严肃的徐耀阳,他紧紧地盯着自己,像是在盯着一个羞辱自己的人。宋亚西一下子心虚了,意识到自己言重了。

两个人对视半晌,徐耀阳冷静地说出了一句话:“我本来就准备中考完后就辍学的。”

你不知道的癫痫的症状
黑龙江有哪些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根吗

友情链接:

七步之才网 | 立邦漆价格 | 傅老大的幸福生活 | 磁县祥云传播 | 吉列无油醒肤啫喱 | 淘宝钻石展位 | 成都移动宽带资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