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西安旅游公交 >> 正文

【江南小说】逃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独自躺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辗转难眠。

街头的灯光穿过玻璃窗刺痛我的眼睛,成群结队的蚊子嗡嗡地在耳边盘旋,水泥地板的热气透过席梦思床垫窜升上来。夹杂着二手床垫的霉臭味,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蒸板上的腊肉,身上的水份和心头的喜悦正一点点地流失。

这是一套位于六楼的三室两厅的民房。

带我进来的李先生说,整个六楼都是我们公司租下的,隔壁房间是男生宿舍,这套是女生宿舍。虽然目前空荡荡的,但等公司筹建结束,会给我们配备热水器、彩电、音响和空调。因为我们是做国际贸易的大公司,公司的待遇和福利绝对是一流的,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先来的员老。尔后,又用探照灯一样的眼光在我身上扫射着说,看我一个女孩子在外打拼也不容易,所以特别关照我,房间随我挑选。

这年头什么鸟都有,一个臭房管居然都想着以权谋私。我厌恶地皱紧眉头走进一间临街的房间,放下简单的行李。李先生就搬来了一张脏兮兮的二手床垫,算是给我安了家。

“啪”,我闭着眼睛凭直觉扇死了一只贪婪的蚊子,同时由于用力过猛,半边脸也被扇得隐隐作痛。

虽然以前在拥挤窄逼的工厂集体宿舍,我曾经多么渴望拥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但在这没有床架的床垫上,我却莫名地怀念起那一翻身就摇摇晃晃的双层铁架床了。

然而,刘主任那胖乎乎的笑脸瞬间就冲淡了我的不快:“像你这么靓丽的才女,做经理助理真是委屈了!不过放心,只要好好干,未来的企划总监非你莫属的啦!”

想想我一个文艺女青年,每天跟机器一样在工厂的三点一线间来回运转。琐碎而枯燥的工作、超时而无奈的加班,让我一度的激情和梦想被碾得粉碎。而今,一不会外语二不懂白话三无贸易公司经验的我,却顺利地就职,并受到如此的赞誉,我觉得幸运女神对我太眷顾了!

环球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试用期底薪一千二,转正后一千五以上,八小时工作制……我所梦寐的白领生活,就这么无声的降临了,仿若做梦一般。

我咂了咂舌,翻过身。想象着都市剧里那些白领丽人的优雅和干练,以及自己无数次设想过的职场浪漫,觉得蚊子的嗡嗡声都是那么的美妙。在黑暗中,我咧开干渴的嘴唇,幸福地笑了。

“踢踏踢踏”,我隐约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在走动。想到李先生那聚光灯般的小眼睛,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身上的汗毛瞬间根根倒竖起来。

我再次起身,房门依然紧锁着。窗外,远处的灯光已变得暗淡而稀疏。

时间不早了,明天第一天上班呢,得有个好状态,该入睡了。

我重新躺回床垫上,拉过毛巾被把头脚裹得严严实实。汗水立刻如潮水般漫过我全身,我抱着嗡嗡直响的脑袋,闭紧双眼:明天早点起床冲个冷水凉先!。

[2]

“呃,人手不够,你暂时顶一下。嗯,等招到人,你就回经理室工作啦……“刘主任见我的神情有些疑惑,立即放下二郎腿,摘掉叨着的牙签,身子往前一倾,脸上马上堆起了大朵和气的笑容。

“好的!”我谦恭地转过身。既然主任这么说,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再说,主任说得也没错,总共五个人的办公室,单单我一个女生,这清洁工和接线生自是由我兼并了。

“等等,”刘主任叫住我,拿出一本表单:“这是人事简历表,每人一张,每张二十元。”

“啊?”我转过头,填张简历表要二十元钱?这也太离谱了嘛。

“是报名费的啦……”见我楞着,刘主任和气的笑容有些僵硬:“见工的人多,要报个名杜绝一些低素质的人浪费我们时间和精力,同时也要控制成本的啦……”

我的大脑一时有些缺氧,呆呆地看着刘主任。随着他厚肿的嘴唇一张一合,牙缝里几根没剔净的青菜渣就有节奏地上下晃动。我觉得很滑稽,想笑,牵起嘴角又凝固住了。想到顶头上司开罪不起,只能违心地说明白了,我会做好的。

一出来李先生就来告诉我公司的位置、公交线路及行走方式等细节。没想到他在办公室的头衔居然是行政经理,他殷勤地告诉我,我在人才市场见到的那位张经理专门在各个招聘会上招工,来的人统一由刘主任面试。

这天的电话真多,但全是询问公司路线方位的。他们有的不会讲普通话,语言沟通成障碍;有的语音在阵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中模糊而嘈杂;有的说出的地名,我根本搞不懂方位。虽然我很礼貌也很耐心,却不时遭到对方莫名的辱骂。

相对来讲,接待见工的就单纯多了。查验证件,收钱,发表单,指导填写,核对资料再依次带到刘主任办公室面试。人多时,原本并不宽的前台接待处,就显得有些拥挤。嘈杂、闷热和汗臭体臭味让人喘不过气来,我还得陪着笑礼貌地疏散开大家。

我忙得手忙脚乱,唇干舌燥,心情却很愉快。这是公司对外的小窗口,却是我人生的大舞台。我可以在此接触各种人,认识更多的事,提升我的人生历练,丰富我的写作层面,我很欣慰拥有了一份这样的工作。

下班的时候,我把收到的钱清点了下,居然有四百多。我有些惊讶,想不到二十来张印刷纸,居然可以创造如此大的财富!尤其刘主任收钱时,虽然装得淡漠,脸上的肌肉却出卖了他的得意。

[3]

阿珠的到来,缓解了我对夜晚的恐惧与不安。

当一袭热裙的阿珠娉娉婷婷地出现在宿舍门口的时候,正在用餐的男职员都张大了嘴,半天咽不下一口饭,有的还吹起了口哨。阿珠只淡淡地朝饭桌的方向说了声HI,就把滚圆的肥臀进了我住的那个卧室。

我不嫉妒阿珠的美,只是有些生气,造物主怎么能如此偏心,把别人生得那么美丽动人。

这个只有中专文凭,年纪轻轻的小女生,职位却是董事长秘书。而且据她说,还是董事长亲自把她从另一家大公司的老董那儿挖来的。

我盘膝坐在床垫上,看阿珠一边优雅地摘博士伦一边高傲地炫耀她的白领史,羡慕与嫉妒在我心里交替冲撞。她的影子,被日光灯缩短了投在地上,在地板与床垫间被锯成了不规则的两段,形成一幅搞笑的画面。

跟我一样,阿珠也暂时性的在前台做接待。只是刘主任让我把收钱的工作移给了她。我本来对钱就有种烫手的感觉,这下倒乐得自在。

来面试的人比头天多。刘主任忙不过来,又增加了一位贾经理面试。

公司招聘的职位面真广,上至总监经理,下至清洁工,最多的是业务员。中介公司推荐的,人才市场招来的,看到招工启示找上门来的。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男女老少,流水样变换着面孔在前台接待处来来去去。

他们有的有高校文凭拿着烫金的大红高校毕业证书,捧出大堆职称证书,有的只有小学学历捏着一张薄薄的身份证;有的打着领带头发梳得油亮,有的衣冠不整满面尘灰;有的自负狂傲有的胆心怯懦;有的简历表上洋洋洒洒,有的却连字都不会写。

对于报名费,也有人表示抗拒说是不正当行为。但大多的人都认为工作难找,愿意遵从公司规定,花点小钱买个机会,希望能进到这家宣传有高工资好福利升职空间大的新筹办的国际化公司上班。再说有我和阿珠推波助澜的引导,大家也就默认了这种行为。

但面试的时间都不长,一个个排了半天队,憋足了劲,进去几分钟就出来了。从见工人员的交谈中得知,他们全通过了面试,需要回家等通知。有些人眉开眼笑地说终于找到工作了,回家好好休息下准备上班;有些人一脸忧戚,等的这些天到哪里吃饭睡觉哇。

有份工作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闹钟一样绷着转动,没了工作又得挨饿受冻。打工难,难到不如回家去种田,可是家有老母妻儿待养,贫寒老屋需修缮,只有咬紧了牙在外苦捱,还得在家书中轻松地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我很庆幸自己是个幸运儿,找到份如意的工作不用露宿街头。但随后发生的事却触痛了我。

一个黑瘦的小男孩,拿着一张皱巴巴的临时身份证,要面试业务员。还有一张浸了汗水的小纸条,是我们公司的《面试通知书》。而他的年龄还差两个月才满十六岁。

按国家规定,用人单位是不得招聘十六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的。我不明白张经理是看花了眼还是动了怜悯之心。看着这个比我还矮了半个头的小男孩,我想他工作一定找得很艰辛。罩在他身上的宽大旧T恤已脏得辨不出颜色,湿哒哒的头发油腻腻地粘在额头上,只留下了一双焦渴的眼睛在转动。脖子上喉结还没突出,粗大的汗圈却很张扬地爬在颈子上。

我告诉他不符合用工条件,他很焦急,苦苦哀求给他个机会。说他什么都能干,什么苦都能吃,工资多少都无所谓,只要有个地方吃饭睡觉就行。

我很同情小男孩,也很想帮助他,但我只是个刚到公司的打工者,我自己也花了半个月时间才找到这份工作。我只有拒绝。小男孩很固执,坚持张经理通知他面试,他就可以见工。

我们僵持起来。

阿珠不愧做过秘书。她在众多男生贪婪的目光中,晃动着袒露了半个胸脯的吊带裙,一步三扭地进了刘主任办公室,回来告诉我刘主任同意给小男孩先填个表。刘主任居然违背法规让小男孩填表面试,看来是个有同情心的人,之前对他的成见一下子烟消云散。

但交钱的时候,小男孩却象便秘一样憋红了脸,手伸进裤袋半天也不肯出来。阿珠等得不耐烦问怎么了,他说身上钱不多,交了就没钱吃晚饭了,今天还没吃过一餐饭呢。阿珠斜睨了小男孩一眼,嘟噜着说没钱还来见什么工,一幅不屑的样子。

我似乎明白了刘主任的真正意图。这两天公司招了上百人,都是回去等通知,却没人来办入职手续。不知道有几人会被公司录取,但交的钱却成了公司的财产。象小男孩这样的,无学历无工作经验的童工,公司真会给他机会吗?还是,想骗取那点报名费?

“那你就不要填表了嘛,我们这儿面试了要好几天才有结果,不如去找家大点的工厂做普工。”我赶紧接过话,想暗示小男孩放弃。

“那不行,好多厂都不要我。我花钱到人才市场,只有你们公司要我,我不能丢了这个机会。我在这边又没亲人,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饿肚子了。”小男孩眼睛里泪花闪闪,但很倔犟地咬了咬牙,吃力地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钱来。小心地一张张展开了数点着,除了一张十元的,其实都是一元两元的零钞,总共有二十柒元五角。他把剩下的钱叠整齐了小心地放回裤兜,谦恭地把二十元散钞双手递给阿珠,又不舍地看着阿珠不高兴地把钱放进抽屉。

接下来的两天,终于有三两人来办入职手续,都是面试时各方面比较优秀的。我期待着小男孩的身影,哪怕是普工,清洁工。

晚上,躺在热气腾腾的地坂床上,我的眼前不断闪现着小男孩那张稚嫩的脸。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有找到工作吗?有吃有住吗?

“阿珠,我们到底要招多少人?招够了没有哇?”

“不知道,够了肯定就不招了呗”

“那么多人面试,怎么没见几个人来报道啊?”

“哦……是啊。可能要慢慢筛选吧。”

“我觉得见个工要二十元报名费,好离谱哦!”

“管那么多干嘛,公司怎么定我们怎么做不好啦……”

[4]

阿珠天天晚上都要说起莫董,如何的英俊潇洒,如何的年少有为,倾慕之情溢于言表。

那天吃晚饭时李先生通知晚上全体开会。围着会议桌,总共十一二人。新进人员都拘谨地攀谈寒暄,新奇地东张西望。他们跟我一样,对公司充满了好奇。李先生在内的几位老职员只是闲散地坐着,不时用警惕的眼光扫视我们。

“莫董来了!”阿珠用手肘碰了下我,语气里难掩的喜悦和亢奋。我眼角的余光,甚至看到了她脸上因激动而泛起的红晕。

莫董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典型的南方男人模样。但温文儒雅,跟臃肿的刘主任走在一起,显得刘主任猥琐而粗俗。

莫董先让大家做自我介绍,在座的老职员都是公司各部门首要,新来的不过是些相对来讲的小职员。

莫董说我们环球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从事的是进口保健品代理销售。总部在香港,这里是在大陆设立的华南地区总代理处。公司代理的产品包括美国、日本、瑞士、韩国、新加坡等全球知名品牌。产品囊括保健美容领域的各个方面,如健脑健体、滋阴养肾、补气活血、美容养颜等等。公司将以商场、美容院、学校、医院、高档会所、酒店、零售商以及机关团体为对象,通过电话、传真、走访、设展、网页以及电视电台报刊杂志广告投放等营销方式将产品推向市场。同时大力发展下级经销商,计划在未来的几年里,把产品推向国内各个大中小城市……总之,公司的蓝图是宏伟的,前景是灿烂的。

莫董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鼓动得在座人员都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在李先生的带头下,掌声一阵比一阵热烈。

接着,莫董让刘主任去他办公室拿了几件样品。有盒装的,瓶装的,袋装的;有颗粒状的,液体的,胶囊的……花花绿绿的包装纸盒上,歪歪扭扭的印着各种看不懂的文字。我拿起一瓶据说是美国知名品牌的减肥产品,在包装盒上密密麻麻的字母中,想看看外国的保健品是否也有生产批号,却在盒子底部看到一行小小的madeinchina字样。

儿童痴笑癫痫怎样治疗
治疗癫痫病的偏方有哪些
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七步之才网 | 立邦漆价格 | 傅老大的幸福生活 | 磁县祥云传播 | 吉列无油醒肤啫喱 | 淘宝钻石展位 | 成都移动宽带资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