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网上预订房间 >> 正文

『流年』孽缘(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姻缘,浪漫美好,让人艳羡、憧憬;孽缘,阴暗丑陋,让人鄙夷、憎恶!

——题记

(1)

话说在钱塘小镇,住着一对姐弟!姐姐,沈英;弟弟,沈亮,他们自幼失去了双亲。所谓,“长女如母”,沈英虽然只比弟弟大了三岁,但沈亮自小的吃穿住行都由沈英一手操办!每次,小小的沈英到山里采药或是到其他地方,也总是把弟弟放在背后的篮子里,因为把弟弟独自放在家里,沈英也不放心。可以说,沈亮的童年,是在姐姐的背上长大!

“姐,你脖子上怎么有一块红斑?挺漂亮的。”说完,小小的沈亮就开始拿粉嫩的小手在上面摩挲、把玩。

“呵呵,亮子,那叫胎记!”

“什么是胎记?”

“嗯……胎记,就是人一生下来就有的啊!”

时间在一点一滴间流逝,转眼,沈亮已经七岁,到了上学堂的年纪!虽然,沈家一贫如洗,上不起富贵子弟的私塾。但姐姐沈英还是懂得学问的重要,将来可以参加科考,考取官职,光宗耀祖!在邻里街坊的帮助下,小沈亮来到了城外十里一个姓李先生家里读书。这位李先生早年还中过进士,晚年赋闲在家,想起了教书育人的行当,而且专收贫苦家庭的子弟。由于李先生家里还算殷实,所以他向来只收学生很少的钱两,几乎是义务教授!

“姐,我上学去了,就不吃饭了。先生最不喜欢迟到!”

“对不起,亮子!姐姐今天去山上采药回来的迟了,耽误了做饭。”

“哈,没事儿,姐。反正我现在不饿,晚上回来多吃一点儿!”小小的沈亮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他也知道姐姐平日的艰辛。

“嗯,你等等。”说完,沈英快步走进里屋,拿出一块蓝布包裹——一层一层展开,“亮子,这是两张煎饼,你上学饿了吃!”

“这怎么行?姐,你上山采药要花大力气,这两张饼是你一天带去的干粮。”

“亮子,拿着,赶紧上学堂去吧!迟到,先生会生气的。姐,待会儿再做两张饼带上就是了……”沈亮将信将疑,接过了姐姐递过来的两张大饼,还带着温度。

这天中午,送走了弟弟,沈英并没有再做大饼带着,而是继续拿上药锄和药篮,直奔山上,没要带任何干粮:渴了,就饮山泉水;饿了寻些山果(很多山果都长在悬崖峭壁,跌落便是粉身碎骨)充饥……只为省下有限的粮食为以后的日子打算!

逝水流年,时光飞逝!转眼,沈英到了出嫁的年龄:沈英从小就娇美可爱,加之时间的洗礼,不仅相貌出众、秀丽,而且谈吐间多了一份江南女子婉约的妩媚!每天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提亲的彩礼也如车水马龙,甚是忙碌……但无论何人何物,都被沈英一一婉拒,“刘婶儿,谢谢您的好意!只是,这段时间,我正照顾弟弟‘进京赶考’,无力也无心考虑自己的婚事!”眼看着每日弟弟都会“秉烛夜读”到深夜,沈英既高兴又心疼:一心指望着弟弟可以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所以,她也一心尽可能的照顾弟弟的起居,就连平日上山采药,也少了许多!

却说再过几日,京城便开始科考。沈英帮弟弟仔细打点行装,送弟弟进京,“亮子,路上小心一些。记得有消息给姐来封信……”

“知道了,姐,你回去吧!对了,姐,我走后你就找刘婶赶紧安排你的婚事吧,你为了我……”话没说完,沈亮忍不住就想流下眼泪。

“好!傻孩子,‘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次到京城:仔细考试,为姐姐争光,为咱家增光。”在村口,姐弟俩洒泪挥别。

(2)

清远县,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家家安居乐业,是四里八乡有名的富裕地!

只是近两年来,当地新晋来了一位姓朱的县令名叫朱吉安,意为:吉祥、安宁!这位朱县令年龄不大,才三十多岁。却派头十足:每次出巡,必须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清水净道;凡是这位朱县令光顾的酒楼,一定是首先清除出其他主顾,而且酒楼必须准备上好的酒菜。否则,第二天,这家酒楼一定会关门大吉!县令身为一县的“父母官”,理应为民做主,严明立法、惩恶扬善。只因他身边还有一位狗头师爷——刁三,鼠目寸光,唯利是图,天生一张利嘴,油嘴滑舌——死的能说成活的。朱吉安犯的错如果占据十分,他就有七成的“功劳”,刁三平日里没干过别的,只要有利可图,有便宜可占,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当然,最主要的:他还是要借助朱吉安的权势……

这天,一户姓孙的老农来到县衙,状告当地的乡绅——马家恶少马子成带领手下的仆从,强掳了他的小女儿为妾,希望县老爷为他做主,派人要回他的女儿,惩治凶犯!原本很清楚、简单的案件,朱吉安闻言,也欲派手下衙役到马家抓人

。刁三抢前一步,“老爷,且慢……”然后在朱吉安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

“啊——孙老汉:你先暂且回去,待本官审清查明案情,自会还你公道!”

“老爷,等不得啊……”孙老汉还想说什么,朱吉安早已拂袖而去。

“刁三收了马家事先贿赂的二千两白银,答应帮马家在朱县令面前化解此事。所以,他才及时制止住朱吉安,并大力夸赞马家在当地的善举,有马善人之称。并且马家在朝中还有很大的势力……”最后,刁三极不忍心的将马家送给自己的银两,拿出一半,交予朱吉安,此事才算草草了结!只是,第二天,村旁的河边,发现了孙老汉女儿的尸体……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朱吉安“花钱消灾”的办案风格在清远县广为流传,那些平时还有些节制的地痞无赖“受此鼓舞”,开始明目张胆的为非作歹,完事以后,很自然的向县衙支付一笔钱两——消灾祢祸!清远城一时间乌烟瘴气……

(3)

是夜,朱吉安满身酒气、跌跌撞撞的走进屋内,像饿狼捕食般扑向床上的女子,“娘子!”

这名女子名叫玉莲,是京城烟花巷,翠柳楼有名的歌姬!只因她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而且天生一副好嗓音:低回婉转、余音绕梁。所以,店内的老鸨也只把她作店内的招牌,与其他女子有所差异,从不轻易示人……朱吉安得到这名女子也是机缘巧合:因为邻县县令想要“圈卷”一块依山傍水的林地,但其中的很大面积是清远县的管辖!这位“玉莲姑娘”只是对方送来的一份厚礼。此外,对方也不忘给了那位狗头师爷——刁三,准备一些好处,希望他能在县令面前美言!

此时,玉莲端坐床头、红帕遮面,烛光闪闪,浑身不停地抖动!她是被人强掳过来,手脚都束缚着绳子,嘴里塞着一块素帕。朱吉安饿狼扑食般跳到床头,撕掉丽人华丽的外衣,随之露出玉莲粉嫩白皙的脖颈,娇艳欲滴……玉莲抖动得更厉害,频频躲避朱吉安。朱吉安借着酒劲儿,却更加放肆,跳过去把玉莲紧紧搂在怀中,使她动弹不得!继而朱吉安就欲张开他那张充满酒气的口去吻玉莲的香腮……就在朱吉安接近玉莲娇羞的两靥时,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玉莲趁机挣脱了他的怀抱,躲到床脚:

“你……你是哪里人?是不是钱塘人。”玉莲振作一下精神,痴痴地望着他,好奇他接下来还想说什么。

“你,小名叫英子。哦……哦,还有,你脖子上有一块‘桃花’的红色印记!”朱吉安越说越激动,仿佛突然有一肚子话要说。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玉莲还是紧张的缩在床脚,但已经对刚才的话充满了兴趣。

“姐,姐!我是亮子啊……”说着,朱吉俺就跪在了玉莲面前,眼睛早已沁满了泪珠。

玉莲,不,应该是沈英慢慢爬到朱吉安(或者说沈亮面前),仔细端详了半天,“亮子!”话没说完,姐弟两人已抱头痛哭。

(4)

原来,自从沈英送走了弟弟,已觉如释重负。经邻居刘婶牵线,嫁予了北村的一户人家,姓薛,名诚。此人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无父无母,无兄无弟,只有一个幼小的妹妹——薛玉。薛诚的境遇倒是与沈英颇为相似,所以成亲后,夫妻感情很好:夫唱妇随、男耕女织,加之薛诚也是一位勤劳的壮丁,小日子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夫妻二人最最遗憾的是:结婚近三年,他们迟迟没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年临近春节,沈英突然发现了自己已然怀孕,高兴之余的薛诚更加卖力挣钱:为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以及自己幼小的妹妹。冬日田地里没有活计,他便寻思到村上的李员外家出任短工。就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薛诚和其他几名短工在帮忙运送一批粮食返家的路上,脚下打滑:薛诚和其中一位刘勇的青年滚落进山崖……

直到第二天,风停雪歇,李员外才派人到山下找到了二人的尸体。沈英闻讯,嚎啕大哭,因为悲伤过度,加之偶然风寒,怀孕本就虚弱的身体最终没有保住孩子……沈英在床上僵养了近一个月,本欲随丈夫薛诚而去,但看着床下天真无邪,还不懂事的薛玉,她又软下心来,最后想到了“进京赶考”的弟弟。沈英将薛玉暂且由隔壁李大娘照看,自己携了一些银两赶奔京城。

茫茫人海,诺大的一个京城,找一个人岂非易事!况且,沈英又是一名女子,第一次外出,毫无辨认是非的经验。没多久,沈英就遇到一位自称久居京城的“本地人”:哄骗沈英通过自己在京城的关系,能够帮助沈英找到弟弟……实则此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贩,专门诱骗单身女子及孩童,沈英落在这样的人手里,无异于“狼入虎口”,由于沈英年龄不大,且成婚不久,有几分风韵,便落入风月场所几经易手…………庆幸沈英从小就是一位刚烈女子,无论是各方老鸨以及人贩,都拿她没有办法,只是在各处经常被“售卖”,所以虽然长时间沦落风月之地,沈英始终没有失身!

沈亮自从来到京城,就结交了一位朱姓考生。由于两人日渐熟识,所以朱姓考生对沈亮也无所隐瞒,“兄弟,你知道吗?今年的主考官姓朱,以往常的考场经验,朱姓的考生也一定备受照顾。来京城之前,我本姓王的!所以在明天的考场簿上,你最好把姓氏改过来……”“哦……”沈亮似懂非懂,对自己的学问,他还是有信心的。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连夜拟好了“朱吉安”的名字,参加科举!

“亮子!”沈英从地上扶起弟弟。“姐虽然希望你‘金榜题名’,为姐,为咱家增光。但也不希望你采用旁门左道的办法,不择手段……”

“姐,别说了!我错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沈亮看着姐姐,仿佛下定了重大决定,目光决绝而犀利!

第二天,沈亮就向“吏部”祥陈了事情经过,请求朝廷予以仲裁。

奏折寄出去以后,沈亮忽然觉得轻松了许多,翻看从前的案宗,仔细阅览。

“亮子,该用饭了!”沈英关切的来唤沈亮。

“姐,等忙完这件案子,我再用饭。”

“用完了饭,再整理案子。”

沈亮抬起头,轻轻一笑,“姐,刘老汉的耕牛已经丢失好些天了。现在正是春种季节,要是错过了这个时节,恐怕会耽误一年的庄稼………

沈英看看弟弟,不再多言。只是满意的点点头,嘴角绽出一丝微笑!

(5)

朝廷的旨意,很快传达了下来:朱吉安从此不再担任县令之职,沈亮戴罪立功,暂领县令,已查后效!

“亮子,你这次是重获新生,要做出样子才是。”

“嗯,我会的!”

“只是……现在,我没了师爷,(自从姐弟重逢,沈亮在姐姐的要求下,首先找了一个理由辞退了刁三)做什么事都好像少了一个帮手。”

“呵!亮子,你看姐行吗?”

“你……”

(6)

从此,清远县多了一位女师爷,坊间开始流传“姐弟齐心”治理县城的佳话!

天津治疗癫痫医院
丽江癫痫病医院排名
哈尔滨儿童癫痫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七步之才网 | 立邦漆价格 | 傅老大的幸福生活 | 磁县祥云传播 | 吉列无油醒肤啫喱 | 淘宝钻石展位 | 成都移动宽带资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