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党支部发文格式 >> 正文

【春秋·小说】策划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彬和枫在大学里相爱了四年,毕业后,枫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做企划,彬则报名到西部做了一名青年志愿者。

枫本来也报了名随彬一起去的,但被彬制止了,彬说枫的身体不好,不适应西部的环境。他要她等他一年,回来后他们结婚。

临行的前一天,枫为彬整理行装,枫的泪滴在叠好的一件件衣服上。枫曾在地图上找过这个地方,那个地方荒漠的只有山丘的标志。枫舍不得他一个人去。

彬从身后环住她,下巴抵住她抖动的肩,许久不出声。

枫在整理他行装的时候把自己也整理一新交给了他,枫说原本是要等到穿婚纱那天的。彬因在枫身上成了男人而热泪盈眶。枫到车站为他送行时说:记住,你的女人在等你呢!

彬别了女孩,拎着装了枫眼泪的箱子,和很多大学生一起上路了。之后他们便在不同的站下车。

彬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到那个任教的小学。

那个小学座落在山头上,周围是起伏的山。全校1—5年级35个学生合在一个班,教师只有一个,校长兼班主任。校长早已到了退休的年龄,因为没有人来接替他的工作,所以一直还在岗位上。前些天校长病了,所以学生们已经好多天没上课了。知道新老师要来,县里乡里下了通知,学生们便早早地来到学校升起了国旗,列队欢迎他。虽然已是秋天,但孩子们却一律光着脚,穿着单薄的衣服,唱着嘹亮的歌。

这里和城市的距离至少相差了几百年,从来不曾与炉灶打交道的彬学会了做饭、学会了踩着崎岖的山路到很远的地方挑水、洗衣服,学会了一个人孤独地面对没有灯光的黑暗。天黑的时候,彬就想枫,想的时候彬还会湿了眼圈,这时彬还会后悔来到这里。

一个月后,彬再也忍不住了,他就写信,给枫的信写的很长很长,写满了他的想念。他又想听枫的声音,山里没有信号,他跑到三十多里外的小镇给枫打电话,信号不好,他呼叫了四五次,话也没说几句,他听到枫抽泣的声音。

又一个月,彬收到枫的信,信里还夹了500元钱。信里说,她一切都还顺利,工作进展良好,最近在策划一档节目,挺有意义的。信里还说她的身体有了变化,好像有个小生命在挣扎呢。她希望这个小生命,能让他寂寞的日子好过一点。枫还说,给你织条围巾吧,那里的冬天一定很冷。

彬捧着信哭了。之后,他用500元的一部分给每个孩子买了双球鞋。他高兴地看着学生们穿着整齐的鞋来上课、上操。他想那是枫的功劳。

第二个月,彬收到枫的包裹还有一封信,信里仍然夹了500元钱。包裹里有毛衣和羽绒服。信里说着她的喜悦,说着他们未来的孩子,只是遗憾地说冬天过了一半,围巾还没有织好。彬想象着两个月胎儿的样子,想时幸福地笑了。他心情格外兴奋地赶到镇上批发了35件很便宜的毛衣。

快到寒假的时候,彬没有急着回去看她和她腹中的孩子,因为枫说,一年的时间很短,可以借助寒假给孩子们做更多的事。彬顺从了她,他到城给学生们买了篮球足球课外读物还有一篮的蜡烛。他还利用这样的时候走访了一大半的学生家庭,了解了更多的贫困山民的现状。他为自己来到这里由衷地感动。

周围的山开始泛绿的时候,枫的信里说:你的儿子踢我了,很不客气呢!彬信里说,没想到我儿子在妈妈肚子里就有足球天份啊,将来一定是中国的小贝。枫说我现在好难看,同事说我像戏里的花脸包公。彬说花长在脸上才好看呢!

又一个月,枫信里说,我现在像胖企鹅。彬笑了,笑完,又哭了,他捧着信和钱,觉得对不起女孩,他说,我想看胖企鹅。

当地的领导也很关心大学生的志愿行动,乡里县里经常会有人来给他送些简单的生活必需,看他精神焕发的样子,感动地说,你是把学生们当亲人了。他说,是啊,当自己孩子一样。学生的家长也会爬山涉水常来看他,捎些有营养的猪肉,山鸡之类。

枫的信又来了,彬掏出照片,哈哈大笑:照片里枫穿了宽大的衣服,双手托着高高的肚子,一脸的调皮。背后有一行清晰的字:睁大眼睛哦!

彬把照片带在贴进胸口的衣袋里。

彬想,他的儿子也会上学,但不要在这样的环境里,要到好的学校去;这里的操场只是个土院,儿子踢球一定不够大。想起儿子就想到眼前的孩子们,这里的孩子们,他们的未来在哪里呢?有一天,他在黑板上写了几行字:你们想走出大山吗?你们想过有球踢有游戏玩有肉吃有可乐喝的日子吗?那就要坚持来这里读书,读书是你们走向那种生活的通道……

从此,彬不再感到孤独,他一有时间便会掏出照片来,想着儿子的顽皮和儿子的骄傲。他领着孩子上课,做游戏,无比开心地在这里工作着。

日子在彬对枫的思念和对儿子的期待中过去了,他似乎觉得这里的日子并不苦,山也青,水也绿,天也挺蓝,生活照样五彩缤纷。

夏天来到的时候,枫的信里说,你要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啊,等你回来的时候我要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呢!

彬的眼里放出了光彩,他把每一个黑夜都当作了白天。所以他的学生们没有一个辍学的,枫寄来的钱他大多用在了学生们的身上。

接近暑期的时候,彬归心似箭了,但他更加珍惜在这里的分分秒秒。

枫在最后一封信里说,儿子好漂亮好英俊俊好像爸爸!

彬高举着信,疯一样喊着小贝的名子跳过了几座山。

一年的志愿者生活结束了,上面的领导为他披红戴花,学生们穿戴整齐地像欢迎他来时一样升起了国旗为他送行,并唱着嘹亮的歌。他和学生们眼里都有热泪涌出。

彬怀着无限的憧憬和无限的思念坐在回去的列车上,他多次从枫和儿子的遐想中笑出了声,他像被童话包围着。

火车还没有到站,他便等候在车门口。

看到一脸阳光的枫神采飞扬地捧着花出现在站台上时,他是一个箭步跳下去的。

“儿子呢?我儿子呢?”他搂着女孩,环视枫的四周。

枫紧紧的拥抱着他瘦弱的肩,吻着他黝黑的脸,悄声地说:“儿子在我们的心里。”

彬诧异地睁大眼睛以为发生了不幸。

“围巾织好的时候,天暖了,所以充当了儿子。”

彬的泪汹涌而出,他吻着同样泪流满面的枫。

彬明白了,儿子除了是他的一份牵挂,更是慰藉他在那个艰苦地方志愿届满的一个信念。

这个信念是枫最完满的一次策划。

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呢
北京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呢
癫痫病吃什么食物好

友情链接:

七步之才网 | 立邦漆价格 | 傅老大的幸福生活 | 磁县祥云传播 | 吉列无油醒肤啫喱 | 淘宝钻石展位 | 成都移动宽带资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