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磁县祥云传播 >> 正文

【江南长篇】紫衣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作者简介:网名:木子花飘香。江山文学网优秀写手,签约作者。自幼酷爱文学,自从有了电脑,每天敲击键盘,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尤其来到江山,写出精品散文三十余万字,短篇小说合集十五万字,长篇小说四部分别是:木棉花十七万字、时光的女儿二十六万字、风流冤家十五万字、紫衣十五万字。共七部文集一百一十余万字。如今笔耕不辍,辛勤耕耘在文学土壤中。每天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

小说简介:小说讲述一个叫紫衣的女人,她八岁失去母亲,在继母的身边长大,受尽继母的凌辱与虐待,在小山坳里放羊的时候认识失去母爱的少年牧童,在牧童的陪伴下度过苦难的童年。她下过乡,参加过高考,站在三尺讲台耕耘知识的土壤。她的一生具有传奇色彩……

作品评介:这是一篇具有现实意义的小说,作者以优美的文笔,将我们带进那个凄美的故事里。紫衣这个主人公被作者雕塑得栩栩如生,仿佛就是人群中的你我她。在选材中作者以一个普通的女人紫衣入手,以婆婆丁这个不起眼的野花为引线,讴歌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也给我们以警醒:无论生活多么坎坷,前方的路多么难走,只要坚定信念,勇敢的生活,生活必定会善待我们。小说以主人公紫衣走在生活小区的甬路上,看见躲在碧草深处的婆婆丁开篇。那青翠欲滴的婆婆丁在紫衣手中静静躺着,透过太阳光线的折射,折射出她的童年,那个令人心酸不堪回首的童年。八岁的紫衣还不知道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不知道是什么是永远,什么叫离去,妈妈就永远地离她而去。父亲续娶,娶来了继母后妈。让她知道了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

同龄人都坐在教室读书,紫衣却在小山坳里放养、剜野菜。没有午饭充饥,八岁的她知道饥肠辘辘的滋味。

不是遇见相同命运的牧童哥哥,说不定会在某天饿死、渴死在那个无人知道的小山坳。是牧童哥哥上树掏鸟蛋,上山射野鸡让她充饥果腹,令她在水深火热中看见一道曙光。她和牧童哥哥学习怎样生存:咀嚼婆婆丁可以忍饥一时,生吞蘑菇可以挨过暂时的饿。那遍地的野花儿令她忘记继母的存在,那朵朵白云可以变成妈妈进入她的梦中。有牧童哥哥和那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婆婆丁作伴,才令她的童年心酸中透着丝丝甜蜜,支撑着她每天过下去。

上学后,别人利用下课的时候玩。紫衣则利用下课十分钟看书,从书中汲取知识为未来做准备。

初中的时候知道父亲不是生身父亲,而是继父,她彻底的绝望了,那个年龄是叛逆的年龄,她毕业后不接受父亲的安排,不在舒适的环境中工作,而且要求到农村去,到广阔的天地去。在知青点认识了石峰,才知道生活原来这么美好!

那年高考和石峰双双考取大学,她的人生才有了专机,幸福向她招手。她享受甜蜜爱情的时候,也不忘牧童哥哥带给她的快乐!她一直和牧童哥哥保持着纯洁的兄妹关系,这种关系保持到永远。她在四月出生,那时婆婆丁开遍崇山峻岭开遍田野开遍乡间小路。她在四月结婚,人间四月天遍地黄花儿香婆婆丁展开层层叠叠的裙裾拥抱大地。她的女儿四月出生,女儿的到来带给她无限的希望她的心燎原得如那漫山遍野的婆婆丁。如今她退休离开校园,在婆婆丁盛开的季节回味着自己的一生。

虽然青春期叛逆发誓远离那个家,远离继父继母那个家。但她以宽容的心对待他们。并将他们和自己的母亲合葬,三个人一起合葬可能也是开了中国传统殡葬的先河。

她热爱生活,对生活满足。所以她感觉幸福,才遇见了一个如妈妈的婆婆。她的一生用一句成语概括最恰当:苦尽甘来。当四月某天,她抱着小外孙站在窗口,凝望桃花盛开柳叶发芽茅塞顿开:四月人生的希望,小外孙家族的希望人生的希望。在希望中小说接近尾声,紫衣也定格在幸福中。小说以苦难开始,以幸福甜蜜结束。读后令人回味无穷,感悟颇深。小说人物丰满,故事剪裁得当,布局合理,情结传神,感情丰富。语言优美朴实,风格独特。文字清新淡雅,尤其紫衣的晚年如暴风雨过后那山边盛开的婆婆丁恬静而舒适。这个故事婆婆丁贯穿始终,散发着一种特有的芬芳。仿佛我们日常生活中咀嚼着一颗巧克力品尝一杯浓咖啡苦中透着甜,暗喻人间自有真情在,好人一生平安!读过作品对读者产生一种潜移默化的美感,过目不忘。沉醉在故事中

小说名称:紫衣

紫衣目录

第一篇苦涩的童年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篇上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三篇青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四篇幸福生活(上)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五篇幸福生活(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地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尾声

紫衣

她的名字叫紫衣,一生中好像和婆婆丁这个不起眼的野花儿与她有着不解之缘。她喜欢婆婆丁的花朵金黄,仿佛阳光般给予她温暖。更喜欢婆婆丁一层层绿色的裙裾,犹如身袭绿色的羽衣舞着霓裳。她更喜欢婆婆丁的叶子全趴在地上,仿佛全身心地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那花儿虽然没有牡丹的富贵,也没有玫瑰的芬芳。是一朵没人理睬的小花儿,但她的人生旅程婆婆丁都伴在她身旁——序。

第一篇苦涩的童年

第一章

她走在小区的甬路上,鹅卵石铺就的甬路踩在脚上很舒服。突然她朝着草坪上一撇,眼睛发出惊喜的光,顺着眼神瞧见的方向,她快步走到草坪中间。一颗婆婆丁正藏在草坪深处,沐浴着阳光,懒懒的趴在地上。

她蹲在地上,像久别的老朋友那样与婆婆丁攀谈起来。

她抚摸着婆婆丁那件绿色的裙裾,每一个褶皱都有一段难忘的往事。今生与婆婆丁有不解之缘,今生将与婆婆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抚摸着婆婆丁,她的眼睛湿润了,望着上天派来爱的使者,这个不起眼的小花儿伴随着她走过心酸的童年……

那一年她八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突然母亲得病住进医院,无忧无虑的年纪,在医院门口还跳着皮筋,哼着流行的歌曲。

突然,母亲的病房人头攒动,医生护士交替穿梭,各种仪器叮当作响,大针管小针管齐上阵。两岁的弟弟被人从母亲干瘪的乳头上强行抱下,一张白床单将母亲的脸蒙上,就这样不知道什么是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的她,就永远与母亲阴阳阻隔,她和弟弟一日之间由掌上宝,变成了路边的草!

那一晚,她感觉孤苦伶仃。不是姥姥将她紧紧相拥,她一定会神不守舍。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大黑狗卧在她的床前,用舌头舔着她的脸颊,用前爪爱抚地梳理着她蓬乱的头发。她吓得一动不敢动,惊出一身冷汗。不是姥姥喊醒她,她会尿床。

在姥姥的怀里她感觉温暖,有母亲的温度。当她把这个梦讲给姥姥听,姥姥老泪纵横:那是你妈保护你,你妈属狗属大黑狗,苦命的孩子,你妈临去那个世界也牵挂你。姥姥絮絮叨叨地说。

似懂非懂的年纪,听不懂姥姥说的话。但妈妈没有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她深有体会。

第二年父亲续娶,家里迎来了年轻的继母。继母因为不能生育,被前夫休妻。父亲认准了不能生育才迎娶入门。

继母进门,首先对她规整。不能贪睡贪吃,要热爱劳动。于是,家里养了几只小羊,几只兔子,几只小鸡,还有一头小猪。

这些小动物的喂养任务就落在了她的肩上。当一声鸟鸣划破晨曦,天边朝霞泛起红光。她已经蒯着小筐牵着小羊走在山间的羊肠小路上。

太阳升入地平线,她已经到了一个小山坳里,将几只小羊放在那里,看它们吃草嬉戏。小羊们吃草嬉戏,她则拿着小刀蹲在地上寻找婆婆丁。之前妈妈在的时候从来不让她进入深山,也不让她剜野菜,她无忧无虑的只知道要吃的,跟同龄的小姊妹们疯玩。

如今,母亲不在。她就像脚下的小草,任人践踏任人剜取。昨天还不认识什么叫婆婆丁的野菜,今天早上就被继母教诲一番:那个身上开着小黄花,叶子层层叠叠地全趴在地上的野菜叫婆婆丁。你把婆婆丁用刀与地面割断,抖落泥土装进小筐里,等小羊吃饱了太阳落山了你再回家。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三两岁没了娘啊。跟着爹爹还好过啊,就怕爹爹娶后娘啊……”凄厉的歌声从山那头传来,好像是一个男孩儿在唱。她小嘴紧抿,难过得想妈妈。

她望着天空发呆,想着妈妈。如果妈妈在,她会懒在被窝里,嚷嚷要吃这吃那。如今早饭还没吃,就被继母赶到山坳里,还命令今天必须剜满一筐菜。

拿出小刀,蹲在草地里寻找婆婆丁。突然一朵小黄花儿进入视线,她迅速地用刀将那个叫婆婆丁的野菜剜在手里,捧起那朵小黄花儿,紧紧地贴在脸上。

深深吸上一口气,嗅那小花儿的芬芳。爱不释手地将婆婆丁放在小筐里,接着第二颗婆婆丁藏在小树下,第三颗在岩石下,第四颗……

小手不停的剜着,小筐里的菜越聚越多。突然发现不远处,成片成片的婆婆丁向她招手,她紧跑几步,用小刀不停的剜。

日升三竿,饥肠辘辘。她饿得发慌,想回家吃饭。突然一个声音让她不寒而栗:将小筐装满,等小羊吃饱,太阳落山再回来。

她饿得胃肠直打架,轰隆隆作响。拿一颗婆婆丁放入口中,咀嚼着苦涩让她痛苦不止,但为了生存需要,当前是填饱肚子。她吞咽着婆婆丁,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个草。婆婆丁不能充饥,也不能顶饿。她在树根下找到几个伞状的蘑菇,白白胖胖的蘑菇比婆婆丁好吃多了,也容易下咽。于是狼吞虎咽起来,这时山后边那个那男孩儿走来,看见她吞咽蘑菇,便戏谑起来,笑着说:小丫头你真行,在这偷吃蘑菇,你家在哪旮旯住,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我怎么没见过你,看看你吃的是什么蘑菇?还好不是毒蘑菇,如果是毒蘑菇你小命早玩完了。“

“我吃什么,管你什么事,不用你管。”她望着那个陌生的男孩儿,用手抹抹嘴转身就跑。

“呵呵,这小丫头有点意思你几岁了,你是不是没吃饭啊?别跑,我不是坏人。怎么我不像乖孩子吗?”说着牧童挡住了紫衣的去路,紫衣却生生地望着他。

“这个地盘是我的,你来了怎么不向我报到呢?知道你不懂规矩,呵呵,今天绕了你,我这里有几个鸟蛋……”牧童说着从兜里掏出几个鸟蛋,拿出来炫耀。

“你躲开,我不认识你,离我远点。”紫衣将小拳头攥得紧紧地,随时保卫自己。

“我这几个鸟蛋是用火烤过的,可好吃了,你如果告诉我你家在哪,叫什么名字,说不定我一高兴就给了你。”男孩儿顽劣惯了,每天放牛没人和他说话,今天突然遇见她这个小丫头,他高兴地露出了孩子的本来面目。

“不说是吗?不说没得吃,说了才有鸟蛋。”牧童边说边拿眼睛溜着眼前这个小丫头,他发现这个小丫头嘴紧抿,眼睛盯着他手里的鸟蛋,还仿佛听到了她肚子在咕咕叫。

“这么好吃的东西没人要,我自己留着了。”牧童说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在那折腾一会儿,扬长而去,大石头上留下几个鸟蛋。

她手颤抖着,走近鸟蛋。望着鸟蛋肚子有个声音在说:快拿过来,放在嘴里吃掉。

她看看四周无人,拿起鸟蛋赶紧扒皮,扒掉皮的鸟蛋光滑细腻,勾起食欲,何况已经是饥肠辘辘。放在嘴里都没细嚼匆忙吞下……

“呵呵,你偷吃我的鸟蛋,你再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这会儿我真的不客气了。”牧童不知道从哪跳出来,吓了她一跳。

她含着眼泪说:你别走近我,我告诉你名字就是了,我叫紫衣家在山那边的小镇子里。

“呵呵,早说嘛,何必让我来回跑几趟,躲在大树上看你偷吃鸟蛋。”原来牧童没有走远,是爬在树上偷看这个小丫头呢。

“我叫牧童,今年十三岁了,家在山里边住。你如果乖乖的听话,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小山坳许多秘密”。这个男孩子,就是刚才在后山唱小白菜的孩子——牧童。

小孩子很快就混熟了,紫衣介绍了自己,如何失去妈妈,和弟弟俩成了没妈的孩子。牧童也介绍了自己,原来牧童和紫衣一样的命运,他也是失去母亲,被继母虐待……

紫衣与牧童这两个孩子在山坳里相聚,一根藤上长着两条苦瓜,相同的命运让他们在山坳里相识。

第二章

几只鸟蛋怎么果腹,却勾起那饿来。

这时牧童递给她一个土豆,那土豆的皮被火烤的黢黑,她学着牧童哥哥的样子将黢黑的皮扒掉,露出黄黄的瓤,咬一口真香!

紫衣吃牧童的鸟蛋,囫囵吞枣连滋味都不知道就吞到肚子去了。这次吃烤土豆却慢慢地咀嚼着,真香真甜。这是她失去妈妈后吃到最好的食物,也是第一次在荒郊野外吃东西,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打下深刻的烙印。

小儿癫痫常见病因是哪几种
民间治疗癫痫偏方埋线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七步之才网 | 立邦漆价格 | 傅老大的幸福生活 | 磁县祥云传播 | 吉列无油醒肤啫喱 | 淘宝钻石展位 | 成都移动宽带资费